RSS

第七章 - 同居爱人 - 港台言情 - 涮书网

admin 2018年07月11日240

  ┊浪漫言情古代言情穿越架空耽美同人青春校园奇幻魔法职场总裁恐怖灵异军婚高干港台小本全本书库

  聂梦绮挺着大肚子走来走去,眼睛哭得红红的。南宏的走失让她忧心如焚,全家人都出去找了,也报警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巨宽为何还不回来?”她先生石巨宽是律师,今天进行一件诉讼案尚未回到事务所,她已经交代助理,一旦他回事务所要他立刻赶回家。

  聂梦绮伤心垂泪,突然,妈妈的叫声飘进她耳里,她惊异地站起来,一个小小的人影已奔跑到她面前。

  聂梦绮蹲下身抱住爱儿哭得淅沥哗啦,“你……你让我好担心。”失而复得的心情笔墨难以形容。

  聂梦绮拉住欧阳岚的手,“坐一下嘛,让我们全家谢过你再走。”阵痛袭向她,她强忍住。

  “不用,改天我再来拜访。”欧阳岚半弯着腰对石南宏说:“南宏,改天我再来带你到我家玩好不好”

  “啊——好痛。”聂梦绮抱着肚子坐在沙发上哀嚎,“好……痛。”汗水从额上渗出。

  “要生了。”欧阳岚瞪大眼睛,脸色刷白,“该怎么办,我不曾遇到要秤的孕妇,怎么办?”慌了手脚,站在原地喃喃地念着。

  欧阳岚击掌,“对喔,要上医院生产。”转身要去找车子,“车子、车子呢!”整个人还是慌慌张张。

  “阿姨,车库里有爸爸预留的车子。”石南宏拉住她不停甩动的手,“爸爸说妈妈要坐那辆车去生妹妹。”

  “我会。”欧卫星岚真怕她没到医院就生了,“南宏,把车钥匙拿给我,快点。”

  聂梦绮忍着阵痛,在纸条上写下医院的名称和石南宏平安归来的消息,好让回来的人知道去处。

  在医护人员的帮忙下,聂梦绮被送进产房,欧阳岚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很厉害,反观石南宏比她镇定许多,而且她仍背着她的帆布袋。

  “南宏,你怎么不紧张呢?”待在产房外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哀叫声让她胆战心警。

  石南宏露出可爱的笑容,“爸爸说不可以紧张要镇定。”产期将近石巨宽即为儿子解释妈妈生产的过程会有哪些状况,要他不要怕。

  欧阳岚轻轻颔首,’我明白,你爸爸把你教育得很好。”她拨着秀发散热,才知道自己流了满身的汗,她在产房外蹁步,“不知道生了没?”她为聂梦绮急,“生孩子好辛苦。”习惯性握住项链,项链给她勇气、力量。可想而知,她母亲生她们三胞胎时一定更辛苦。

  “嗯!也好。”她坐下来,头仍不时探向产房,“南宏,你几岁了?”试着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四岁。”石南宏被她手中握着的坠子所吸引,“阿姨,你为什么要握住项链呢?”

  她低头看着胸口的手,她把项链拿下来,“这是我的护身符,每当我害怕、迷惘、不知所措时,握住坠子我的心就蓄满力量和勇气。”这里她们三胞胎共同的习性。

  走道匆匆走来一对老夫妇和一位男士。石南宏跳下椅子,“爷爷、奶奶、爸爸。”他投进西装笔挺稳重的男士怀里。

  石家的大老爷和夫人爱怜地摸着孙儿的头,“你把我们急死了。”石夫人捏着他红嫩的脸颊,“妈妈呢?”

  石巨宽抱着儿子,眼底有着着急,“还没生吗?进去多久了?”没注意欧阳岚的存在。

  走道又有匆忙的脚步声传来,石爷爷呵呵地笑,“亲家公、亲家母也来了。”

  众人欢欣热闹地迎接小生命的诞生,欧阳岚静静地退到一旁,目睹生命的诞生令她感动。

  她向石南宏招手,石南宏立刻跑到她身旁,“南宏,我要回家了,帮我祝贺你妈妈。”把车钥匙交到他的手上。

  倒是聂醇懋夫妇注意到小外孙和那位女孩单独的谈话,卓莳菱觉得那位女孩很面熟。

  聂醇懋蹲下身握着石南宏的肩,“南宏,你认识那位阿姨?”他的问话,使全部的人把目光都对准他们。

  应该走不远,我去追她回来。”卓莳菱想去追她,产房的门打开了,推出聂梦绮,她的心思又转移到女儿身上,“梦绮,还好吧。”

  聂梦绮疲惫地看着大家,“大家都来了,咦?”她没贝到欧阳岚,“欧阳小姐呢?”

  “她走了。”石巨宽握住老婆的手,“你放心,我们会找到她。”疼惜地吻她的额头。

  “小岚,你怎会在这里?”聂梦云作梦也没想到会在医院门口碰到她,“你人不舒服?”按着她的肩上下打量着。

  聂梦云抬起她的脸,看到眼泪,眉头都拢在一起,担心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摇摇头泪中带笑,“我很好,我是感动得流泪,目睹生命诞生的过程令我悸动不已。”

  “吓死我,我还以为你生病了。”他绷紧的脸放松了线条,轻柔地为她擦拭眼泪,“以后不可以这样吓我知道吗?”捧着她的脸啄着。

  “好吧。”聂梦云重重地吻她的唇,“那你到对面的餐厅等我,待会我们再去逛街。”他想买礼物送她。

  “好,我们今晚去逛夜市。”踮起脚尖吻吻他的下巴,“夜市的小吃很好吃喔。”

  欧阳岚目送他疾步走进医院里,甜蜜的笑容仍挂在她柔美的脸上。她要打电话告诉芩、枫,她恋爱了。

  他推开房门,“嗨,大姊。”关上门,室内只有姊夫陪着大姊,姊夫紧握着姊姊的手,一副伉俪情深。“大家呢?”

  “梦云,大家都去婴儿室看我女儿了。”石巨宽快乐地说,“跟梦绮好像,是漂亮宝贝。”

  聂梦云莞尔一笑,“刚好在医院门口遇见小岚,所以比较慢些,宏宏呢?是谁送他回家的?我们要好好谢谢人家。”

  聂梦绮靠向他先生的胸膛,“是一位叫欧阳岚的小姐,也是她驾车送我来医院的,若不是她的帮忙我一定把小孩生在家里。”

  如果是那样子,家里又没人,她和小宝宝一定很危险。石巨宽无法想像那种情形,他非常感激欧阳岚小姐。

  聂梦绮见他沉思着,“梦云,你在想什么?”她用警告的口吻说,“不要告诉我你在想工作的事,不然我就把你赶出去。”她受不了梦云对工作狂热。

  “哈,很抱歉,你这次猜错了。”他的眸底带笑,“我在想这位欧阳岚是否和我认识的小岚是同一人。”

  “小岚?是你的女友?”她谨慎地问。她母亲今日到家里找她,把梦云放话的事告诉她,寻求她的意见,所以她才会叫吴妈带宏宏去超市购物,结果发生失踪记!

  聂梦云眼皮微抬瞅她一眼,这一眼他了然于胸,“妈不是都告诉你了吗?小岚是我惟一想娶的女人。”

  石巨宽、聂梦绮这一惊非同小呆,他们料想不到这些话会从聂梦云口中说出。

  石巨宽仍是不敢置信的表情,“梦云,我一直以为你不想结婚,没想到我猜错了。”

  聂梦云淡淡地笑,“姊夫,你没猜错,婚姻在我规划的蓝图里没有它的存在。我也认为我不会动情甚至结婚,但是小岚出现在我面前,掳获我冰冷的心,让我不由自主地爱上她,挑起我最深的悸动和温柔。”感情浮在他脸上。

  这席话,听得他们目瞪口呆,最淡漠的人,一旦真爱上,将是最火热的情人。

  聂梦绮突然有个荒唐的想法,“妈妈无法阻挡你了,腾博会在线娱乐,我想你深爱的女人欧阳岚若是和救我们的恩人是同一人不知该有多好。”一张清秀柔美的脸蛋掠上她脑海。

  “大姊,她是不是骑一台单车,一头丰厚乌黑的长发,削瘦的身材背着帆布袋。”

  聂梦绮回想着,“特徵都对,单车,我就不大清楚,我被宏宏的平安归来冲昏了头,接着肚子痛,没仔细看。”

  石南宏冲进来,“爸、妈,妹妹好小喔。”说完,才看见坐在椅子上聂梦云,“小舅舅。”

  “嗯,我被阿姨载回家。”石南宏笑嘻嘻地说,“小舅舅,我告诉你,有三个一模一样的阿姨在相片里,而且她有种会吃昆虫的植物。”他好想看到那奇怪的植物。

  聂梦云哈哈大笑,“大姊,你的愿望达成了,小岚和我们还挺有缘的。”他揉揉石南宏的头,“宏宏,这位阿姨不久就会成为你的舅妈。”

  “可以啊,那是小岚阿姨心爱的猪笼草。”聂梦云逗着小外甥,“小岚阿姨还种着会把叶子盖上的含羞草喔。”

  “是呀。”聂梦绮看着弟弟,“梦云你明天邀她到我家来,我想当面向她道谢。”

  “再说吧。”他想看到小岚发现他是宏宏的舅舅时,那惊愕的表情,“小岚会找我去把单车牵来,那时候我再隆重地为你们彼此介绍,他把小外甥放下来,“姊夫、姊,我先走了,我和小岚有约,麻烦你告诉爸妈一声。”

  坐落在这黄金地段,能拥有如此宽广的土地,可见这家化妆品公司老板财力一定相当雄厚。她闲闲地揣测。

  背着摄影器材,踏着自信的步伐走进去,向守卫表明来意,由接待小姐带她到广告部,秘书领她进入经理室。

  权池衡在她对面坐下,“欧阳小姐,今天所要拍摄的是保养组一系列的平面目录,合约书上都有详细说明……”他把细节再说一遍。

  欧阳岚微笑地点头,“我知道了,可否麻烦你带我到摄影棚,我准备开始开始工作了。”

  他欣赏她的活力,突地,他的心跳猛然跳得好快!欧阳岚的笑容好面熟,仿佛他曾见过她。

  权池衡面有腼色,“实在很抱歉,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失礼,把你误认为他人。”

  “唔,何必道歉呢!在这广袤的世界里,相似的人何其多,误认的糗事层出不穹,连我也有这种经验哩。”欧阳岚化解他的尴尬。

  权池衡比了个请的手热,“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里面已有工作人员等着她。

  权池衡把工作人员叫来,为彼此介绍:“欧阳小姐,我派小王和小陈协助你,若你还有任何需要请直接告诉他们。”

  小主和小陈以为欧阳岚是位恃才而骄的女人,结果跌破他们的眼镜,欧阳岚年轻的气息中散发着亲和力,没有丝毫骄气,盈盈的笑脸有着纯真和烂漫。

  权池衡站在门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欧阳岚忙的背影,他敢肯定自己见过她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罢了。

  欧阳岚想起今天工作的情形就好笑,“满顺利的,每个人都很热心地协助我。”尤其是那两位男士殷勤得过分。

  聂梦云脑中警铃大响,也不管手中全是泡沫,蓦然转身圈住她的腰,“热心?是男生还是女生。”他浑身上下都飘着酸味。

  欧阳岚笑盈盈地转身和他面对面,抬手扼住他的颈项,“男女都有。”她的眸里闪着恶作剧,“嗯,男的比例较高。”

  聂梦云惩戒地咬她红润的下唇一下,害他放下的心猛然又跳上心口,“明天告诉那些热心的男士,稍稍离你远一点,不然我会生气喔。”

  他真担心她会被人拐走,她工作所面对的都是俊男美女,而那些俊男个个都是花言巧语的男人。虽然,他自信比得上他的男人不多,可是,他没太多时间和她腻在一起,这里最大的危机,他要有危机意识,以防别的男人乘虚而入,夺走他最心爱小岚。

  聂梦云暗她的迟钝,她对他的重要性已远胜过任何事物,一颗心紧系在她身上已收不加来,区区的一件小事他焉能不答应,他会满足她任何的要求。

  “哎哟,人家讨厌一大堆人,右一句道谢、左一句道谢的,那让我浑身不自在,挺憋扭的。”她的手吊在他脖子上,身体偎着他,撒娇地道:“你刚刚答应我了,我不管啦。”

  聂梦云的眉睫眼底净是浓馥的宠笑。”吻吻他的唇,“去洗澡吧,由我来收拾盘子。”

  他的内心波动得很厉害,一句“我最爱你”激动得他不能自持,抱紧她,给她火热、涨满情潮的热吻。

  她无力软软地靠在他身上,整个脸红通通的。这一吻不似往常的亲吻,它包含情欲的释放……静谧的气息里,聂梦云、欧阳岚拥抱着,一股欲潮的张力在他俩身上扩张着,有着一触即发之势。

  欧阳岚抬起头清澈的瞳眸也闪烁着相同的欲望,“梦云。”手扶上他俊美的五官,“我——我的身体好奇怪。”羞赧地垂下眼睑。

  他低头吻着她的脖子,“让我爱你,我会告诉你属于天地间最美、最好……”在她耳畔说了令她脸红心跳的词藻。

  她攀在他身上,胸前鼓动着激烈的心跳声,笨拙地学习他的举动引爆他强烈的爱欲……

  门铃声不解风情的闯进他俩高涨的情欲里,聂梦云气地把头埋在她胸前,他想宰了按门铃的人。

  得不到纾解的情欲让他浑身臊热不安,吻着她可爱的耳垂蛮横地说:“打发来人,我不想见到此人。”

  她微知地颔首,接着害羞娇赧地说:“我和你有相同的挫折感。”扬手轻抚他的俊脸。

  神奇的坦白让他的身体静了下来,他的嘴角露出邪气又迷人甜美,我先去洗冷水澡,别忘了这只是暂停,我们要完成它。”为她拉下衣服,确定没有露出丝毫雪白的肌肤,才离开她进入浴室。

  聂梦云的男性魅力席郑着她,让她无力招架,她目光尾随他的身影直到浴室她捂着双颊自语:“我快变成花痴了。”一向不大注意的人她,都被他迷得团团转,还有女人能抗拒得了他吗?

  罗维棠给欧阳岚一个大熊式的拥抱,“岚怎么慢吞吞的,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娇小的她被他高大的身躯遮住了。

  欧阳岚被他抱得快窒息了,“维棠,你先放开我。”她伸出一只手向洪玮浓求救,“玮浓!”

  洪玮浓咭咭娇笑着,“维棠,你不怕被乱棒打死,看来我要准备找第二任婚夫了。”

  她的提醒,他才惊觉聂梦云对欧阳岚的占有欲可不比常人,他猛然放开欧阳岚,对着客厅张望,一脸惊惶。

  罗维棠拍着胸口,呈了一口气,“好家在,我可不想再次被他瞪得吃冰棒,全身凉透的滋味可不好受。”

  欧阳岚捶他一拳,“太夸张了,进来吧。”关上门,“不要告诉我,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两位是今天都没见到我而太想我,所以今夜才来拜访。”

  “你欠揍,”欧阳岚踢他一脚,“我才怕你这三八个性吓坏了客户。”她洋洋得意朝他列嘴一笑。

  洪玮浓把罗维棠拉到一旁,换她抱住欧阳岚,“我们不要理他,岚,我告诉你一件非常好玩又刺激的事,我也替你报名了,我们要去鬼屋探险,好刺激哩。”她兴奋地抱着欧阳岚摇来摇去。

  鬼屋探险?你们几时对这种灵异感兴趣。”欧阳岚被她摇得头都昏了,这对未婚夫妇仿佛当她是他们的洋娃娃。

  罗维棠大啖桌上的水果,一点也不客气,“昨晚兴趣才被挑起,我也等不及想见见‘那种东西’嘿、嘿。”

  “天底下没有你们想找、想看的‘那种东西’,我劝你们死心。”欧阳岚拉着洪玮浓在罗维棠对面坐下。

  洪玮浓执着她的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有,真的有鬼,在这大千世界里玄奇的事物很多,我们不可不信。就是很难听的名字也挺吓人的,应说是灵魂,灵魂真的存在。”

  欧阳岚浅笑,“我满中意你以灵魂来代替鬼这名词,告诉我为何短短一晚的时间你们对灵魂着迷了?”

  “昨晚我和维棠到我表哥邓丙山的家里箸访结果我表哥恰巧也有客人在,就是他社里的副社长。他们预定两人要去一家鬼旅馆探险,我们一听整个人都着迷了,原来表哥在大四快毕业那年曾去过那家旅馆,也经历过可怕的事情,每个社员都有看到狰狞丑陋的面孔。”

  罗维棠站起来,伸长手指踮着脚尖走路,把卡通片里鬼走路的样子模仿一遍,“而且从二楼的窗户飘过,还和他们打招呼。”旋身又坐回原位,“所以表哥和副社长要重临旧地再次勘查,看看是否会再巧遇睽违已久的鬼朋友。”

  “很遗憾,表哥和权大哥两人当时在楼下没有亲眼看到。”洪玮浓的语气又转为热络,“可是每位团员都有看到,个个吓得面色发青滚落楼下,有人拿十字架、佛经、念珠,能避邪的都用上了,好可惜,当时的情景一定很好笑。”

  罗维棠伸长手去拍洪玮浓的头,“好笑?若是真被你遇上,你一定哇哇大叫。”

  “才不会。”洪玮浓回嘴,不怀好意瞄着他,“你一定遇到过,不然怎知会哇哇大叫?”

  他端起大男人的架式,拍着胸脯道;“对不起,在下有罗大胆之称,怎会怕那种‘东西’呢?”

  “哼,到时候就知道你是不是在吹牛。”她又把注意力放在欧阳岚身上,缠着她,“岚,好啦,我们一起去,两个女生比较有伴,我好不容易才说服权大哥让我俩参加,去啦。”

  欧阳岚领教到洪玮浓的缠功,“我考虑看看,那家旅馆叫什么名字说来听听。”

  “它有个很吸人的店名喔,叫‘魅影山庄’,和那里的玄妙不谋而合。”洪玮浓被欧阳岚的表情怔住,“岚,你怎么了?”

  罗维棠笑着她的蠢样消遣道:“岚,你的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嘴巴张那么大有够难看,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洪玮浓自作聪明为她的神情找答案,拊掌大笑,“我知道了,你一定也心动想参与了对不对,太好了。”

  欧阳岚扳着她的肩,神色异样的问:“你确定是‘鬼影山庄’?它在一处山区里对不对?”

  洪玮浓和罗维棠面面相觑,“对呀,你怎么知道它的位置?”他们纳闷欧阳岚的反常。

  欧阳岚猝然大叫:“你们别去,那里没有任何你们想看的‘东西’。”她跳了起来踱步,“听我的没错,别去。”

  欧阳岚霍然怔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瞪着他们,半晌,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会引发他们无谓的揣测。

  “没、没什么,我是怕你们被骗了,希望落空的滋味不好受。”她乾乾地笑,“鬼怪是子虚乌有的事,商人最喜欢编造鬼怪的事来招揽生意,所以你们不要受骗。”

  “骗什么?”聂梦云从浴室出来就听到后半段,他一把勾住欧阳岚的腰,“小岚,你神色怪怪的。”她丝毫的异样都逃不过他锐利的眼。

  “唔,不相信。”聂梦云搂着她的腰坐下,“但是,也有许多异象是科学无法理解的。”

  “反正就是不相信啦。”欧阳岚暗中叹气,好端端的生活不过,偏偏要去寻找黑色刺激。她扯着僵硬的嘴角,露出令人信服的笑容,“维棠、玮浓,相信我,‘鬼影山庄’没有鬼,那是骗人的把戏,你们顺便劝劝你表哥打消行程吧。”

  “是呀!这不像你的个性。”罗维棠用怀疑的眼神打量她,“你的表现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莫非——你曾去过。”

  欧阳岚大惊失色,忙着挥手撇清,“不要乱猜啦,我是好心给你们忠告,信不信由你,失望回来了我可不管。”该怎么办?台北可真小,“灵异社”的社长居然和玮浓是表兄妹。

  欧阳岚摊手耸肩,脸上净是懒得跟你们再说的表情,“爱怎么想随你了,反正我没兴趣,不想参加。”她坚决不移的态度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罗维棠炯亮的眼睛闪烁着,岚的态度让他对那间鬼旅馆更感兴趣,因为她的态度太可疑了!她一定去过那家旅馆。

  静默笼罩众人,聂梦云研究着罗维棠,这家伙的眼神有着追查的决心。原来,罗维棠也不大了解小岚!这认知令聂梦云欢欣,他的小岚只能对他敞开心胸。

  “罗先生、洪小姐,你们先回去,也许明天小岚就改变态度也不一定。”最梦云出声打破静默的气氛。

  “维棠,我明天下竿会回公司。”欧阳岚感激地看聂梦云一眼,让她能喘口气。

  洪玮浓乐观地说:“说不定,岚自己会发现也说不定。同处一室总会聊到工作吧,那时候聂梦云就会知道岚是他们化妆晶公司所请的摄影师,自动道出他的身分。”

  罗维棠沉默不语,思忖着,岚能有勇气打破她家的家规,追求属于她的爱情吗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下一篇 »